0577-88882000

服務熱線:

搜索

webpage copyright?2019 浙江青川裝飾集團有限公司  浙ICP備11032580號

服務熱線

永寧西路587號龍灣建設總部大廈

E-MAIL[email protected]

電話:0577-88882000,0577-88882002

傳真:0577-88882008  

0577-88882000

 

md

 

集團資訊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媒體關注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行業新聞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

百歲貝聿銘的光影傳奇:“讓光線來做設計”

分類:
行業新聞
作者:
來源:
2020/05/20 11:34
評論:

 

百歲貝聿銘的光影傳奇:“讓光線來做設計”

4月26日是美籍華裔建筑師貝聿銘100歲的生日。貝聿銘Ieoh Ming Pei,美籍華人建筑師,出生于1917年,祖籍蘇州,生于廣州。作為中國建筑界的先驅者,美籍華人建筑師貝聿銘以其東方的智慧、寬容樂觀的人生態度、卓越的建筑設計功力、獨具慧眼的現代建筑理念,橫跨東西城市,歷時半個世紀,創立了眾多影響世界的建筑名作。

 

“讓光線來作設計”是貝聿銘的名言,無論是盧浮宮金字塔還他故鄉的蘇州博物館,光與空間的結合讓他的作品空間變化萬端,他堅信建筑不是流行風尚,也因此,他從不闡釋作品的理念,他認為建筑物本身就是最佳的宣言。在此之際,梳理了這位現代主義大師的成長經歷和主要設計項目,試圖以此探尋他半個多世紀的建筑求索。

 

 

01

貝聿銘:“讓光線來做設計”

  光線特點

  光是建筑的色彩,“讓光線來作設計”是貝氏的名言。在他的作品中光與空間的結合,使得空間變化萬端,巴黎盧浮宮金字塔的入口把大量的光線引入死氣沉沉的博物館,讓過去的歷史曬曬今天的太陽?!肮夂苤匾?。沒有了光的變幻,形態便失去了生氣,空間便顯得無力?!惫馐秦愴层懺陂_始一項建筑時首先考慮的問題。

  玻璃與鋼材

  由于玻璃自身的特性——透明、反射,并且玻璃透明不至于遮擋減損原建筑物的立面,不僅符合貝氏對陽光的追求,更能夠從視覺上以及空間原理上使得原有的建筑群不會被削弱,并且能使設計者的建筑思想得到充分表現,加上光線和人的運動,整個空間被賦予了活力。

  混凝土

  貝氏注重于混凝土的研究, 挖掘它的受力特征與視覺表現力, 在建筑設計中將結構與裝飾融為一體, 忠實于材料的質感表現力, 從而將對混凝土的應用推到一個新的高度。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伊弗森美術館內庭的螺旋梯,我們完全可以將之視為一座可以供人上下行走的雕塑。

  幾何

  貝聿銘在發展現代主義建筑的幾何構成上作出了不朽的貢獻。貝以他豐富多彩的建筑作品, 向人們表明, 現代主義仍是有活力的, 它決不是一種機械主義, 而是同樣可以呈現多姿多彩的藝術形象。

貝聿銘作品以公共建筑、文教建筑為主,被歸類為現代主義建筑,善用鋼材、混凝土、玻璃與石材。他的代表建筑有美國華盛頓特區國家藝廊東廂、法國巴黎盧浮宮擴建工程。被譽為“現代建筑的最后大師”。以下梳理了貝老的幾個作品,與大家重溫經典。

 

02

重溫建筑大師貝聿銘的經典之作

  ▼玻璃金字塔

  盧浮宮

  這是“盧浮宮院內飛來了一顆巨大的寶石”,不僅是體現現代藝術風格的佳作,也是運用現代科學技術的獨特嘗試。

  八十年代初,法國總統密特朗決定改建和擴建藝術寶庫盧浮宮,當得知被選中的是貝聿銘的金字塔方案時,整個法國都快罵炸了,為什么,一個中國人,居然要在法國造一座金字塔…

  盧浮宮可是代表著法國的過去與未來的。

  同時貝聿銘的金字塔還成為了法國政治拉鋸戰的支點,因為反對者中有一位是密特朗的競爭對手---當時的巴黎市長希拉克,為了讓自己的設計被采用,貝聿銘果斷斷跑去找希拉克,他向希拉克保證,要給盧浮宮動手術,使它和巴黎市重新統一成一體…

  在經歷了輿論和社會各方面的種種壓力之后,力排萬難,最后他成功了,說到底好的設計總是能得到認可的。

  組成這座金字塔的玻璃凈重105噸,但作為支撐物的金屬支架就僅有95噸。

  換言之,支架的負荷超過了它自身的重量,因此這座金字塔并不只是一座體現貝聿銘獨特美學的典范,也是結合了現代科學精細計算的杰作。

  ▼美秀美術館 (MihoMuseum)

  日本滋賀縣甲賀市

  1998年,華裔建筑大師貝聿銘接到一個來自日本的項目:在深山之中建一座美術館。

  貝聿銘腦海中浮現出這樣的畫面:一座山,一個谷還有躲在云霧中的建筑走過一個長長的、彎彎的小路到達一個山間的草堂,它隱在幽靜中,只有瀑布聲與之相伴,那就是桃花源記描述的情形。

  貝聿銘決意在山中挖出一條隧道,和“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”相契合。他還刻意把入口通道拉長,在隧道的盡頭建造了一座清靈的橋梁,讓美術館在山中忽隱忽現……

  當訪客進入隧道就有前方“若有光”之感走出隧道則“豁然開朗”,整個造訪美術館的過程,被設計成了尋訪“桃花源”般的詩意。

  這是一個人類永恒的夢境:西方人叫:伊甸園,東方人叫:桃花源,哲學家說是:烏托邦。

  為此,貝聿銘甚至將建筑的80%都埋藏在了地下,他采取了先蓋房子后填土的方法,最后種上與原始山林相適應的樹木,整個美術館成為了山體的一部分。

  1937年,一部名叫《消失的地平線》的電影紅遍了全球。

  電影講述了這樣的一個故事:一架飛機在喜馬拉雅山山追墜毀,空難的幸存者被附近的藏民救走。

  藏民把他們引進了香格里拉隱秘的山谷,這里安靜而祥和,人們可以長生不老……

  美秀美術館(MIHO Museum )開幕至今。已經十多年了,山體、森林已經逐漸與建筑融為一體,仿佛是從土地里生長出來的房子。

  整個美秀美術館的參訪過程,猶如中國山水畫的意境一般,若隱若現、似有似無。

  仿佛置身在溪山行旅圖中,那些隱沒于云霧、樹林間的長石階步道,忽然在山岳的某個角落出現,繼續向上延伸,進入高峰的云霧之中。

  當你在彎曲的隧道中漫步,只見隧道盡頭隱約發出光芒,卻不知道將通往何處時,你的尋訪之旅已經充滿意義。

  我喜歡這樣的一個故事:有一車臺灣旅客在雨天來到美秀美術館,當客人們準備下車撐傘擋雨,只見美術館的人員前來阻止,要求大家將自己的傘留在車上,而送來一整排赭紅色的雨傘,讓大家使用。

  其用意居然是:不希望訪客花花綠綠的雨傘,破壞了視覺上的統一美感。

  這種近乎法西斯的美感要求,苛刻到已經令很多人感到不悅的程度。

  就連坐在美術館中的咖啡廳喝下午茶,館方也希望達到某種美學狀態,要在每張桌子旁邊放置一只編織藤籃,每位客人的隨身提包不能隨便擺放,必須放在藤編里,并且由一條白布覆蓋,以維持咖啡廳整體美感。

  這也算是可愛的任性吧。

  ▼伊斯蘭藝術博物館

  卡塔爾多哈

  這又是一個貝老的嘔心瀝血之作,時年91歲高齡的貝老,為了表現伊斯蘭建筑的本質,在中東考察了好幾個月,到過埃及,去過突尼斯,研讀穆罕默德...

  這座博物館在2008年順利開館,貝聿銘稱這個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將是他最后一個大型文化建筑。

  貝老的目標是將較久遠時代的價值觀融入當今的文化之中,或如他所說的,捕捉住“伊斯蘭建筑的精髓”。

  博物館外墻用白色石灰石堆疊而成,折射在蔚藍的海面上,形成一種懾人的宏偉力量。

  而再看建筑的細部,典型的伊斯蘭風格幾何圖案和阿拉伯傳統拱形窗,又為這座龐然大物增添幾分柔和,稍稍中和了它的英武之氣。

  博物館中庭偌大的銀色穹頂之下,150英尺高的玻璃幕墻裝飾四壁,人們可以透過它望見碧海金沙。

  建筑的靈感來源于蘇州傳統的坡頂景觀———飛檐翹角與細致入微的建筑細部。

  光線的層次變化,讓人入詩入畫,妙不可言。博物館置于院落之間,使建筑物與其周圍環境相協調。新館與拙政園相互借景、相互輝映,成為一代名園拙政園的現代化延續。

  蘇州博物館新館其特色體現在:建筑造型與所處環境自然融合,空間處理獨特,建筑材料考究,及最大限度地把自然光線引入到室內。

  在建筑的構造上,玻璃、鋼鐵結構讓現代人可以在室內借到大片天光,開放式鋼結構替代傳統建筑的木構材料,屋面形態的設計突破了中國傳統建筑“大屋頂”在采光方面的束縛。

  首先,屋頂之上立體幾何形體的玻璃天窗設計獨特。

  借鑒了中國傳統建筑中老虎天窗的做法并進行改良,天窗開在了屋頂的中間部位,這樣屋頂的立體幾何形天窗和其下的斜坡屋面形成一個折角,呈現出三維造型效果,不僅解決了傳統建筑在采光方面的實用性難題,更豐富和發展了中國建筑的屋面造型樣式。

  屋面以及其下白色墻體周邊石材的運用,使建筑的整體風格達成了統一。

  就屋面而言,如果用傳統的小青瓦,易碎易漏,需要經常維修,其堅固性、工藝性以及平整度都難以達到新館建筑的要求。

  為了使材料和形式協調,采用深灰色花崗石取代傳統的灰瓦,這種被稱為“中國黑”的花崗石黑中帶灰,淋了雨是黑的,太陽一照顏色變淺成深灰色。

石片加工成菱形,依次平整地鋪設于屋面之上,立體感很強。

 

03

一位圓滑的現代主義大師

  在路易斯·康的兒子為父親拍攝的一部紀錄片《我的建筑師》中,曾與貝聿銘有過一段這樣的對話:

  貝聿銘:“我在某次美國建筑師協會會議遇見你父親,我就坐在路的旁邊,我贊美他理查茲醫學中心的設計,我覺得那是很了不起的建筑群,那時他告訴我說:去蘇格蘭看看?!?/span>

  路易斯·康之子:“是嗎?”

  貝聿銘:“你知道嗎?蘇格蘭的城堡給了他靈感?!?/span>

  路易斯·康之子:“是理查茲醫學中心?”

  貝聿銘:“是啊!我說那是你最好的建筑之一,然后他說:嗯,最好的還沒出來!哈哈!那就是沙克學院!他告訴我他跟沙克的關系,他說:我有個最棒的業主。我能預感這會是我很重要的一件作品。結果正是如此,我認為是他的代表作?!?/span>

  路易斯·康之子:“你們兩位接的案子數目有所不同,你的成功率似乎很高?!?/span>

  貝聿銘:“是的,我是的,但也許是我比較有耐心一點,因為我是中國人,假設說我有個業主不同意我的設計,我不會在意,我會改日子再來,我想路就不會這樣做,路也許會一直強勢反駁,他如果因此而找到業主,那就是因為真的有共鳴,那就會是永遠的業主,我想這不是我能做到的。否則,我就會比他失去的業主還多?!?/span>

  路易斯·康之子:“我想你的建筑更多樣,在成功率方面你厲害多了?!?/span>

  貝聿銘:“多,不代表著成功?!?/span>

  路易斯·康之子:“不是嗎?”

  貝聿銘:“有三四件代表作,要比五六十棟建筑強多了,要的是質量不是數量?!?/span>

  這其中大概有圓滑世故的貝聿銘有意向康表示敬意的原因,但是也從一定的角度顯示出,貝聿銘近70年的職業生涯,善于溝通和耐心溫厚為他贏得了業主的信任,也帶來了更加多的項目。

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